原来中产的命这么贵了 #F2570

原来中产的命这么贵了 #F2570

 

 

 

一)命价

 

疫情是一场练兵。暴露了很多问题。

 

不同阶层的人,会看到不同层次的东西。

例如官僚的腐败,流程的落后。CROSS这种应该是服务型的协会,却硬生生搞成了垄断审批的大老爷。

 

在我眼里,我觉得中国恐怕没有,大规模拼战的能力了。

 

 

 

首先,各位要了解一点,人的各种“行为”,背后都是精密的权衡与计算。

 

你妈妈要你读大学,而不是做一个扫地环卫工人。因为在她的心目中,“上大学”比“清洁工”更有地位,工资也更高。

 

有一些“不明说”,看似无心,其实背地里也是算计。

例如上“夜班”的人,工资会比白班高一点。如果需要倒班,就会更贵。

“空姐”和飞行员,跨国整天飞,难以组织完整的家庭。因此空姐这个中专生,工资会更高一些。

 

 

再进一步,“人命”也是可以计算的。

疲劳驾驶,事故率就会增加。但很多人为了多挣几个加班费,没日熬夜地跑长途。

车速过快,会导致事故。在座的各位,又有几个限速90km/h呢。还不是一个个高速120km/h撒得欢。

 

 

“白领”的命价,比较难以计算。

虽然平时常有996“猝死”的报导,毕竟样本太少。信息不足。

我们很难计算,小白领为了额外增加0.1%的死亡率,要求拿多高的工资。2W,还是3W/月?

 

 

好了,现在有一个非常好的样本,“封城”。

显微镜下,众生状态纤维毕至。

 

 

 

二)封城

 

2月4日我发了一篇文章《冠状病度,它已经死了》,下面留言如潮。超过1200条。

 

粗略数了一下,其中有400条写“病毒没有细胞”,文科生不是不学无术。

 

还有400条写,“万一传到你家里,夺你命怕不怕”。

哥哥笑了,群众们这是恐慌了。


最近几期新闻,不知道各位看了没有。

有一个感染,则封户。二人感染,封楼。三人感染,封掉整个小区。

 

一个小区大约3000人,说封就封了。

有一些小地级市,或许就二三例感染,但把整个城市都封了,饭店商场全部关门。除了粮油超市,其他统统不开。例如北海,梧州。

 

 

内行看门道。人的行为,都是受大脑驱使的。一项举措若能被推行,至少是受到了部分人的支持。

 

那这些支持“封城”,封省界,封小区的人,脑回路是什么呢。

 

风险 > 代价

 

 

风险这头,是冷冰冰的数字。

虽然无数网友批评俺,“人命不是数字”。但哥哥是道教徒哎,道教的核心教义:“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刍狗就是数字。

 

目前新冠病毒确诊35000例。死亡723人。

以武汉1500w人口计,感染率0.3%

以武汉1500w人口计,死亡率0.003%

 

 

武汉够“毒”了吧。经过交叉再交叉感染,目前武汉简直就是一个大毒缸。

但哪怕泡在这样的毒缸里。也只有千分三的“感染率”。

 

至于“死亡率”,更是低到了1/30000.

三万分之一是什么概念,拿二个西瓜的钱买“双色球”,给一定可以中头奖!

 

 

而且这还是泡在“武汉”这种大毒缸里面,面临的还是莉莉丝祖母级的“初拥”。

如果出了武汉,外省的“病毒”环境要轻微得多,毒素也远不如前代。

 

中国的交通事故率,是0.0044%

被新冠病毒盯上的概率,比汽车撞死还要低。大致等于被树撞死的概率。

 

 

风险 vs 代价

 

一方面,是1/30000的中彩票致死概率。

另一方面,则是“封城”的代价。

 

目前全国的经济损失,大约是每一天1000亿元。

疫情十天,就损失一万亿元。

 

如果拖上一个月,损失三万亿。GDP下降3%  

我要对圣母们说:“这并不是冷冰冰的数字,这是千千万的企业破产”。


巨婴们总是很快乐的。微博,微信,骂得凶得小白领们,最是吃饱了闲的。

因为按照国家的政策,“疫情期间,工资照发”。

 

如果遇上某些“垃圾白左城市”,还会颁发“在家工作工资双倍”的奇葩闹剧。

(知名不具)

 

 

但是小白领们有没有想过,“你可以岁月静好,因为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对于工商企业,他们是没法停的。

 

机器的折旧,原料的库存,这些都是不能省的。

二三个月完全没有收入,支出照旧,企业不堪负担。

 

或许等你休息满了二个月,满血满魔准备去上班的事情。老板贴出告示:“关门破产”。

你撸免费休假的羊毛撸得狠了,会把羊撸没了。

 

 

“代价”是高昂的!

假设一个天通苑,回龙观这样大型社区。有30000个居民。

按照人均500元的GDP损失,每天就是1500万。

 

封城14天,产值合计2.1亿。

对应的代价,是死1个人。

 

风险 ??代价

 

一条人命,真的值2.1亿么。

不怕谩骂,就怕对账啊。

 

 

 

三)不可承受之重

 

天地不仁,道教徒冷眼旁观,浮云苍狗。

 

 

在这次疫情练兵中,真正令人震惊的,是各地“封村”“封路”“封街”。

重要的不是行为,而是“做出行为决策的时间”。

 

  • 高速封路,非本地车牌免入。您原路回去吧

  • 封村。非当地身份证不得入住。

  • 封街。欺负商人动作最迅速。

 

 

这些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做出决定的时间”,或者说,做出抉择的困难程度。

  • 时间是非常短的。

  • 做出抉择,是很容易的。

 


这意味着,在当事人的思考中,风险VS 代价。

一条人命 VS 2.1亿

人们几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风险,“人命至上”。

这脑回路,才是道教徒值得关注的。


回想一下,类似的疫情如果发生在1960年代。

在某贤的领导下,那肯定是“抓钢铁,促生产”。最多休息三天,一切以劳动任务优先。大生产运动最重要啊。

 

在我的微信,微博下面留言,几乎清一色,压倒性的90%支持“封城”。中产阶级的恐慌被无限放大。

再没有人关心经济。

哪怕0.003%的风险,比牛撞死还低,但足以令中产阶级歇斯底里恐慌。

 

 

结论就是,我们现在的人命很贵

贵到了,要差不多2亿元一条命。


你的行为,出卖了你的内心。看你做什么,而不是看你说什么。

民意迅速地封城。

说明大家都关心0.003%的风险,没什么人关心钱。

 

 

 

四)费拉

 

“命”贵了,是好事还是坏事。

呃,并不能这样说。每个人的“人命”都有一个价格。偏离了这个价格太多,其实并不是好事。

(喷子会在本条下留言)

 

目前在地级市,省会级城市,培养一个孩子到22岁。包括上完大学,大概需要RMB 200万元。

如果在北京上海等城市,参见“精养”模式。费用还需要翻倍,也就是每个孩子成本500万元。相当于一辆主战坦克。

这是成本法。

 

若按照“收益法”。我们大致可以取一个人35岁时的年薪,乘以40倍。

例如一个科长,年薪30万。

则他对整个家庭,对社会,他的“价值”就是1200万。

 

飞行员比飞机贵,坦克兵比坦克贵,人力本身就是一种资源。

见《中国真的有这么强大吗》。论治理国家,一个国家真正核算,应该是四大生产


文明=GDP生产+人口生产+国土生产+科技生产



但是,无论从哪个角度,一条命2亿元;

无疑是太贵了。

 

如果经济很发达,但是武士特别少,也有一个词形容,叫做“费拉”。

 

典型的例如“挫宋”。北宋军队几乎一触即溃,20万河北禁军没有一个人拼命。

南宋水军望风而降,吴地软弱不加抵抗。

 

北方的金人,从白山黑水寒冷中崛起。他们人数很少,装备也很落后。

但是金国士兵不怕死。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敢冒着枪林弹雨,奋力突刺。

 

南方的宋国军队,养尊处优。

但是他们的“命”太值钱了,差遣不动。每一次齐射,都要按箭计费。

想要组织一支“敢死队”,执行危险任务。费用简直是天文数字。

 

 

每条命都是有价值的。如果低于1200W轻易地死亡,那是人力资源的浪费。例如1946年之后某国和某国经济不振。

 

但是,如果人命明显地失衡,高估,也会使一个国家“武德”荡然无存。

 

从某些意义上,我认为本次拉练暴露出来,中产阶级的脆弱与费拉性。

靠这帮人,恐怕打造不出“前仆后继,视死如归”的勇士们。

社会平均工资》不降下来,动员效率就不会太高。

 

 

 

五)结语

 

命是可以卖的,别要价太高。中国的老祖宗,用一个字概括了“不溢价”的无穷智慧:

 

 

中国人若无勇的话,后面很多事怕不好开展。

 

 

(yevon_ou@163.com,2020年1月8日午,元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