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掉600万#Y51

亏掉600万#Y51



芸姨做生意亏掉了600万,又回水库写文章续命了。

真是亲者痛、仇者快啊。

 

 

(一)公示

 

“跪银行”#f2800篇里,哥哥浅浅地写说了一句,“‘做生意’是完全不同的一系列科技树。假以时日,也会融汇渠成”。

看到这句的时候,哭得稀里哗啦。

山中一日,世上千年,无心之人可能匆匆略过,有心之人看到,感觉每个字都在扎心。

不过,感慨归感慨,那个哭,主要还是因为裁员太贵,肉疼得哭了。

生意人,早就不记得上次为“感慨”而哭是什么时候了,真真实实的难,才会挤下一两滴眼泪。

 

结论如题目所言,这次做个小生意,失败了,亏了自己加机构投资人的600万。

用最惨烈的、名为“烧钱”的方式,把做生意的那层窗户纸给烧开一个窟窿,略窥其中门道。

留下了疲惫不堪的身体,消沉挫败的心,还有一摊需要慢慢处理的“后事”。想缓一缓,在水库写写东西,整理整理自己。



 

(二)做一家公司

 

时间倒回到一年前,当时遇到一个很靠谱的合伙人,正在攒团队做一个新的生意。

合伙人年纪与我相仿,普通人家出身的青年才俊,凭自己的正念与勤勉,加之时代小机遇,把公司成功地卖给上市公司,自己A9套现,财富自由。

他的另一位相交多年的艺术家兼教育专家,成了我们的研发合伙人。

 

总的来说,做一家公司的过程,是非常不浪漫的。

遍地鸡毛是常态。

我在这个过程里,时常想到小时候看的一个动画片:女娲补天。

到处都是窟窿,更惨的是我没有精美的五色石,只能拿自己(和团队可爱的同事们),去一个个补窟窿。

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中外市面上所有,真的,是所有,介绍一家公司的书和文章,都在文学性地美化这个过程(插句题外话,高老师的退休之作《阿里传》更是如此了)。

 

你一家新注册的公司,千辛万苦上线了一条产品宣传海报,会有职业打假人挑你内容措词的小问题,举报到工商所,有关人士会“按流程”把你叫过去问询一番。

 

此后你学会了工商所附近哪家高逼格餐馆更适合“谈事”。

 

你一个业务阶段还不支持招聘全职开发、只能用技术外包的小公司,要默默忍受程序员的恶意加价。是的,契约精神都是太浪漫的泡沫,当一个程序员拿着“不给我打钱明天删你官网数据库”对你呼来喝去的时候,你只能从自己的账户转钱过去安抚。

 

此后你学了派出所的报案流程,以及习惯性地商务电话录音,当然了,自己账户转过去的那笔钱可能会在你儿子被哈佛录取的时候归还给你:)

 

你那小baby一般的产品上线了,终于可以意气风发地翻出在媒体和乙方公司的vendor list,告诉他们,本甲方要开始做市场投放了……

 

              

却终于懂事地意识到,你的预算和抠门程度,轻则换来若干白眼,重则让这些年的塑料商务友谊灰飞烟灭。豪横是不能豪横的,这辈子都不能豪横的。

 

你不是欧莱雅、LVMH,不是OPPOvivo,甚至连个微商面膜都不如,你就是一个能被papitube旗下的自媒体做出几十条视频不重样地讥笑的抠门·傻逼·甲方。

 

你活在市场媒介渠道鄙视链的最底端,唯一让你心甘情愿舔着厚脸皮继续去跟乙方报预算的原因,是你清醒地算过投产比。当然了,不是说其他公司的职业经理人不知道现在行情下ROI被注水成什么样子,只是因为那些损失不是从他们口袋里出的,就这么简单。

 

此后你学会如何挨个加博主们的私人微信,掏心掏肺地跟她们交朋友处关系,朋友圈辛勤点赞评论2个星期,换取大v愿意给你打点折扣或允许“资源置换”。

 

……

 

字字泣血,开个聊斋说三天三夜都说不完的魑魅魍魉。

做一家公司,就是这么魔幻加朋克。

 

 

(二)PMF

 

但是以上这些魑魅魍魉,都是“小鬼”,都算不上做生意的真正挑战。

打小鬼,一点都不难的。

 

明白“孝敬”的道理之后,你的公司就不会再被突如其来的刁难;

不靠谱的乙方,只能也只敢坑你一次;

培养好自己手下的兵,慢慢,那些操心劳力的琐事,总是有人帮你分摊。

甚至赶上像疫情这样的黑天鹅,都会有做得更烂的同行用自己的倒闭,给你输送优质客户。

 

如果你做一家公司,遇到的困难只有这些,在你和你的CEO朋友们小聚喝酒的时候,所有人都会向你投来羡慕的眼光。

“您简直是万中选一的天选之子!”

看见大水漫灌时,跪银行的时候心里都是甜滋滋的。

 

(哥哥在xg晒黑黑成古天乐了,但他夺开心吖)

 

做生意如果要输,永远只输一手。

没有PMF。

学生时期看商业书就有的词:product market fit。

引进到国内,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翻译方式,但我觉得要么啰嗦要么片面,还是PMF最到位。

 

这个词的意思是,你的产品在最优的时间、场景、价位,找到了最清晰的用户。

你的产品和你的市场,爱得死去活来、天雷地火。

在任何垂直领域,第一家找到PMF的公司,即便后来因为“小鬼”而懵逼,也起码能嗨嗨皮皮地好好活着,其他情况下,大概率都是要成为业界第一的。

 

但是一家没有PMF的公司,哪怕做对了其他所有事,也迟早要经历生死大劫,即便活着,也注定是用人的心血换辛苦钱,苦熬着,熬到创始人心力交瘁,或者遇到一点点外力扰动,就立刻倾颓。

你仔细看,所有苦生意的名字,都叫笨生意。

 

 

(三)书生下海

 

生意人唯一的锥心之苦,就是你发现,你真的没找到一个好产品好模式。

 

带着一队谜之信任你的老同事小同事,在一条不好的路上,舍命狂奔。

知道唯一最好的团建,就是胜利,你却没办法搞一场。

 

round 1,亏掉600万,失败就是失败了。




自从做这个生意以来,虽然在自媒体平台上自己发的内容少了,但私下里也偶尔会看看各平台的东西。

果不其然B站抖音进入了后收割时代——一群班儿都没上明白的人,都可以录视频教小白“职场秘辛”“创业奇谈”了,呵呵。

 

书生下海,惨不忍睹。

 

PMF之辨,是骡子是马,在市场上遛一圈,就原形毕露。

合伙人都是很优秀的,过往也在各自领域证明了自己,彼此虽谈不上肝胆相照,至少足够信任、尊重、欣赏;

合作方都是小天使,在有别的选择的时候,支持了名不见经传的我们一把;

种子用户更是神仙了,给予了英明的信任与意见。

 

所有的归因,最后只在创始团队自己的决策上。

这就是当老板的最高风险。

当你的员工下一次去找工作的时候,别人问他“上份工作为啥干了一年不干了”,他好歹可以说“老板把公司做死了”,所有人都会同情他。

世上月薪一两万的工作,太多太多了。

 

但你,只能大半夜瘫倒在床上,难受得翻来覆去。

(我最近刚体会到,辗转反侧,确实是痛苦的至高形式)

 

东方既白,再去找一条新路子。

找下一个“生意”。



芸芸